2012
09.30

《清朝經濟適用男/清漕煙雨》作者:鄒鄒 

Category: 古言

  剛畢業的橋樑工程監理員齊理因發現工程質量問題,被人陷害身死,穿越成康熙年間十歲女孩粟娘
  她穿越成一個被貧窮父母所賣的孤女,他是父死母亡孤身一人的秀才
  他們相濡以沐,互相扶持。他為她不畏生死,她為他拋棄榮辱。
  他從九品河道,步步高陞,權利和美女予取予求,是否還能保持那份純直與真情?
  她不明歷史,不知雍正不知九龍,由奴僕而得封誥命,在市井、官宦生活中遭遇覬覦她的各色男子,用盡手段欲介入他們生活的各色女子,是否能平安與他最終白頭?
  清穿女在市井、官宦生活中隱藏自己,又堅持內心不變的故事……
  一對清朝小夫妻的奮鬥史,他們生活,工作還有愛情的故事…………


  主角:陳演、齊粟娘
  配角:齊強、連震雲、李四勤、羅世清、康熙、十四、四等

讀後感:
  這本讓我很有吐血的衝動…我要火力全開地吐嘈它…
  首先,封面上的「犀利人妻」什麼的,純粹就是個裝飾,女主根本就是個傻的,

  女主穿越過後是正準備被發賣的奴婢,前途未卜,
  實際也並不一定會被賣到糟糕的地方,可是她卻冒險逃了,
  主家不好跟出逃後的下場其實在決定前都是未知數,不過她卻很勇敢地梭哈了,
  幸好作者是親娘,給女主送上了養母一枚,更為她訂下親事,
  男主是個一心為國為民,繼承家業,致力於河工的「好好」青年,
  在漫漫仕途中,男主不斷被污陷、落入種種麻煩之中,
  女主則努力作男主的後援部隊,籌錢,順便擔任知心姐姐,聽男主訴苦,
  到這為止,看起來還好,可是她跟男配連震雲那段簡直就是脫線,

  不說,故事開頭就有人提醒男女大防之事,
  女主在宮裡差點被太子爺欺負,在九爺府上喝了春藥,
  女主後來居然還毫無心機的在別人府上喝醉酒,一次醉了就算了,
  她還醉了三次,第二次差點被睡了,第三次被親了
  再後來,太子爺利用九爺府上的舊人再次下套,女主又再次中招,
  不是說她犀利嗎?對於一個多年來久未來往的陌生人幾次獻了慇勤就失了戒心,
  無論在府裡是個多麼善良的人,在宮裡那個龍蛇混雜的地方能活那麼久,
  還有多少人能不變?…女主果然是被男主呵護太久,竟然都不知世事了?

  再說,她跟連震雲接洽的過程,除了連當家幫忙救過男主那次,
  兩人幾乎互不相識,女主對連某人的認識就更少了,
  在對別人的根底完全不瞭解的情況下,她居然後就能將如此重要的事交付連當家,
  男主對女主這麼好,完全交了底,又掏心掏肺,
  還在女主撒潑鬧脾氣的時候百般容忍,
  就這樣,女主還是不肯對男主坦白,這是什麼道理?
  莫非女主其實是愛男配的?

  再者,許老太家裡被抄,臨終只剩一口氣了,
  居然還記著一個體面的奴僕「蓮香」,
  這本身是件很奇怪的事,老太太有兒子、有媳婦、有那麼多的親人,
  臨死有最後一線希望可以救人,竟然救了「奴婢」?
  初始,許老太就一直想把蓮香塞進女主家裡,
  說不定就是臨死也不忘這偉大的志業,
  女主跟許老太是有照顧的恩情,但實則還是有矛盾的,
  怎麼可能把對方的遺言執行到底?如果老太太的遺言是要他老公把蓮香收了,
  女主難道還能成全?有這麼傻的嗎?男配在這一事上其實是很仗義的,
  幸虧他趕早收了蓮香,要不把她迎進家裡難道就不會生事了?
  再則,女主幹預別人家的房事干預得也太過了,
  一個受盡照顧的妾室在享受後臺照顧的同時,被冷落幾乎是註定的,
  所以女主根本是連番的害人。

  幫助人是要有限度的,女主在這件事上面輕重拿捏的不是很好。
  況且好好的正室,卻跟一群小妾來往密切,那又算什麼?
  不懂詩詞不是不擅應酬的原因,
  任何一個有頭臉的官夫人都不會想跟一個老是跟個別人家妾室關係密切的人交往的。

  再說女主的乾哥齊強又何嘗不是女主害死的,
  說要替哥哥娶一房好的妾室,縱然不能違了哥哥的喜好,
  那些女人的身家背景也從來不調查,就讓娶了,雖然表面上兩人感情很好,
  可是該勸諫的時候又何嘗不是怕撕破了臉,因而任由他把自己後宅弄得烏煙瘴氣?
  敬茶那段就更可笑了,齊強說女主是家裡主事的人,要妾室跟她敬茶,
  那妾室是什麼身份?女主不論經歷,當下又是什麼身份?
  感覺就像是齊強把女主劃為娼妓一流似的,偏偏那段寫的是信賴和對女主的抬舉,
  我怎麼愈看愈奇怪?

  女主不喜歡丈夫納小三,明知自家哥哥是個收不了心的,
  卻把一個有節氣的女子往火坑裡推,己所不欲卻施於人,
  女主後來失了孩子約莫是提前一命賠一命了。

  男主疑似要納小三那段,看得人很緊張,也令人有點疑惑,
  男主照外面的風塵女子的裝扮為妻子置辦行頭本身就很令人匪夷索思,
  女主的乾哥和男主都有志一同的把女主比作風塵女子?
  況且,如果不是對一個人有特別的觀注,
  怎麼會把服飾的各個細節都記得這麼清楚?
  因此男主說蘇高三有真心的時候,我相信男主是真的有意的,
  後面的辯解因此變得很薄弱,誰知不是發現老婆跑了,中途才改了主意?
  如若不是蘇高三知男主有意,又何必一再的挑釁女主?
  這段我硬是沒看懂…

  我覺得我是很容易被洗腦的讀者,這本書就這麼輕易踩到我的底線了,擦汗…
  也許是很早期的作品吧,很多我現在在意的點,當初看來是ok的,
  就像《綰青絲》,雖然很紅(那時候),現在看來卻是雷死人不償命的作品。
引用 URL
http://moon9557.blog.fc2.com/tb.php/95-7cb42021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