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12.14

《Blood X Blood》作者:妖舟

Category: 科幻

  s4597173.jpg
文案:
  BL9527年,一個在宇宙裡漂泊了上萬年的冷凍箱在血族統治的薩恩星球上解體。
  裡面驚現面色紅潤氣血不錯的人類少女一枚!
  血族長老翻遍宇宙生物典籍,終於確定:
  此物為2012年毀滅的某名為地球的藍色行星上的倖存物種一隻。
  糟糕的是,這是最後一隻。
  更糟的是,這只聞起來,是如此的好吃……
  於是——
  【可食用人類少女】高大胖+【垂涎三尺隨時準備啃之的】血族 = 每日一囧的多物種混居記事


內容標籤: 血族

搜索關鍵字:主角:高大胖(高小小) │ 配角: │ 其它:吸血鬼,血族

閱讀中:
  話說這篇我之前看過的書評無一不美好、歡樂,
  乍看到(被強)這段真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
  我還在看很前面的地方,還以為開頭被看光、定期被吸血已經很過份的說,
  不過穿插著女主語不驚人死不休,加上眾人被她驚嚇的反應,差點讓我笑翻~
  不過歡樂過後就是面對現實了…唉唉
  我有跳後記,作者「似乎」也沒明確的說大胖是否能得永生(沒看錯吧?),
  短暫擁有,反而更懂得珍惜?
  用一萬年的等待,換來一百年的相守…然後要繼續孤單?
  那是不是寧可不要懂得什麼是愛反而比較好?
  未曾得到也不必害怕失去~


讀後感:
  科幻文。
  女主高大胖是地球毀滅後唯一的倖存者。
  一萬年後她飄流到血族所在的蕯恩星,成為血族眼中的香餑餑。男主梵卓為了穩定各方勢力的平衡、宇宙的和平,把女主佔為己有(確定不是私利?)
  大胖一開始就被眾人看光,我原以為這已經很慘了,後來又赤身裸體的被展示、後來定期被吸血,再後來接連被強X…(以前看書評都沒見人提起這個的說~看完震驚好久…)
  作者設定的原因,好像不那樣,大胖小命便休矣,如若不是為了保命,大胖也不會以身冒險,引發了老布同學的原始本能,偏偏這救命之恩老布一直記得,更成為後來老布想得到女主的引子。
  好吧!女主已經夠受傷了,但是為了維持所有權,親王梵卓再次上陣蓋戳…女主終於崩潰逃了…她以為自己夠堅強、能接受,其實一切不過是自欺欺人。
  作為食物、寵物、接下來還要擔當生育工具,大胖說,吃了荷包蛋,誰還會在意雞是怎麼想的?在這個星球大胖不是人,沒有人的尊嚴,大胖是物品,可以被轉讓,所有人對她都抱有目的性,你說她怎麼不悲屈?(好像東漢某個和親公主也嫁了無數次,先父親、再兒子,兒子的叔叔?)
  抑鬱啊、苦悶啊…,原本前面的歡樂吐嘈,到後來都變成一種逞強式的自嘲~
  大胖想逃,她確實也逃了,卻翻不過梵卓親王大人的五指山。
  失望了怎麼辦?百倍千倍的補償吧!
  沒有愛怎麼辦?從頭鍊起吧!
  於是在亞伯這個新身份的掩飾下,女主放下成見、自卑,梵卓也學會重視女主所思、所想,終於牽手相伴。
  過程是種種困難阻撓,還好梵卓夠強大~
  老布,我不知該說什麼,襄王有意,神女無情,請您老在黑洞的另一邊跟魔女莉莉絲好好過吧~
  以上是劇情啊…
 
總結:
  看不懂這篇男女主間的愛情,梵卓當亞伯的期間再拉長一點,多一點女主心情轉折的描寫會更好,大胖那一句「我有名字的,我叫小小」,然後梵卓抱緊她那段,看得我差點咬帕泣~
  可惜兩人甜蜜的時間不長,很快就被壞人姻緣要被牛踩的老布給取代了,所以他真的被「牛」踩了(踩進黑洞裡了?XD)~有點悵然,說不上特別厭惡,他只是做的方式不對,女孩是要當嬌花寵的,他的方式比較像在訓練軍人~
  然後看了魔女莉莉絲的番外,有被嚇到,這女人真的超恐怖的,所以她其實跟梵卓一樣沉睡後仍然記得之前發生的事,然後變態似的一直把那可憐的炮灰耍著玩?好可怕的執著,這女人也許深知得不到才是最好的,於是一直一而再、再而三讓那男人把她刻進心裡~抖
  小番外也很可愛,「憔悴胖~」XD(光是這三個字,我看一次笑一次啊~)
  如果老布沒有消失,他會不會在時間的幫助下贏得大胖?

喜歡幾個觀點:

  一、為什麼總是覺得別人應該對你好?沒有誰是「應該」對誰好的。如果有人對你好,要感謝;如果有一天對方不能、不願付出,也不要憤恨。
  二、面對困難而不是逃避困難,受傷了就該拔掉阻礙,長痛不如短痛。
  三、把孩子當作完全的個體,不欺騙並給予相應的尊重。
  四、世界觀,弱肉強食,從藍血族和血族間的統治關係聯想到如今的政局。

我很喜歡以下這段:(這篇的感想愈寫愈長了,遠目~)

  歐德繼續口氣平平的陳述:「我為什麼要帶你熟悉社會?為什麼要帶你進城?為什麼要把我的房子給你住?之前留下你是因為需要有人協助我做實驗。現在我只要躺在椅子上等死就可以,不需要幫忙,自然也用不著你。我為什麼還要收留你?」

  「怎麼這樣……」高大胖很意外,連反駁的聲音都是難以置信的。
  「我有什麼地方說錯了麼?」歐德冷笑,「還是我沒有權利選擇不照顧你?」
  高大胖愣在原地。
  果然怪老頭都是喜怒不定的。
  可是其他的事都放在一邊,歐德的話倒是讓她第一次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是從什麼時候起,自己開始理所當然的認為別人只能對自己好呢?
  是因為自己一直都有人可以依靠嗎?
  在地球的時候,有父母可以依賴;來到薩恩星,就一直處於梵卓的羽翼下;即使出來逃亡,也被歐德撿回了家。父母無條件的讓她依靠,是因為血緣的牽絆;梵卓庇護她是因為血液的吸引;而歐德只是因為她有用處才收留她。
  可是當這些不存在的時候,當對方是個陌生人,也不會為她的血液發狂的時候,其實高大胖這個存在,幫不上任何忙,一無是處。人家憑什麼,一定得讓她依賴,得對她好呢?
  既然是因為她有用才收留她,那麼對方當然也可以因為她沒用了而丟掉她。
  既然是因為想要吸血才對她好,那麼對方當然也可以因為想要吸血而對她不好。
  為什麼自己受到照顧時覺得理所當然,受到傷害就覺得對方十惡不赦了呢?



引用 URL
http://moon9557.blog.fc2.com/tb.php/50-e8813bb4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